长岛华夏十周年的感想

昨天很荣幸地被长岛华夏邀请,参加十周年庆祝活动,看到是依旧的校园,教室和礼堂,但是不同的是人丁兴旺。我很感谢这些无数的志愿者们,他们为我们的社区增添了活力。在与老朋友们的重聚,新朋友们的结识当中,也给了我一个机会,回想一下当初我为什么会选择一条路?

当时第一个外在的因素就是我们希望能够让我们的下一代有机会接触,了解,学习我们引以为自豪的中国文化。但是在长岛附近没有一个比较方便的地方可以给孩子们提供这样一个机会。我们最初的这几个家庭在一开始的时候大都相互不认识,但都在不约而同的寻找答案,最终通过“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相互结识,共同开始了长岛华夏。在整个过程中,令我最为难忘的就是大家的精诚合作,无私和相互的信任,这也成了我们这些家庭之间的纽带,得以让这样的友谊和信任延续到今天。创建过程中的故事有很多,华夏系统里其他分校,以及全美各地中文学校的成长过程大致类似,归根到底是一种奉献精神。

第二个原因是当时的社会环境,作为一个社会的成员,一个纳税人,我们应当伸张我们应有的权利。这要追溯到长岛华夏成立之前的十年。八十年代末,我作为一个刚刚踏上这片土地的一名留学生,因朋友的介绍加入了当时刚刚成立的“中国新闻网/华夏文摘电子周刊”(CND.ORG,这个网站仍在运作)。当时互联网还远没有为大众所知,只是限于大学和研究机构当中,但恰好也是当时从大陆来的留学生集中的地方。我们十几个人遍布全美各个地方,还有澳洲和日本,大家基本上从未见过面,完全是通过美国高校免费的LISTSERV的电子邮件完成每天的中国新闻的编辑工作。因为大家完全是义务工作,相互间建立起友谊和信任,这种感觉我在建立长岛华夏的过程中再次体会。在这样一个虚拟的社区当中,我们对很多事情展开过讨论,又因为我们的任务是新闻采集和汇编,自然就对当时的时势有很多详细的跟踪,其中一个是当时的李文和间谍案一事,纽约时报及各大媒体都在铺天盖地的报道,目标直指华人社区,一夜之间我们这些华人,特别是在研究机构工作过的人都成了怀疑的对象。在CND内部的讨论当中,我慢慢的澄清了思路,在这里我要感谢当年的那些朋友,虽然现在也已经与大多数人失去了联系,但是是他们帮我找到了答案。这个答案就是作为海外华人,我们应当意识到这个现实,学习美国历史上各个族裔逐渐获得平权的历史,从非洲裔,到爱尔兰裔,意大利裔,直到今天的拉丁美裔,他们刚来的时候处境都相似,但是美国的制度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机制,只要大家拧成一股绳,就一定能够赢得自己的权利。这也是我当时在长岛华夏启动的时候主动和平原中文学校联系的原因,希望大家能一起合作,而不必过于拘泥大陆和台湾的文化背景,我们华人在这个社会中的共同利益应当大于彼此之间的分歧,虽然这件事没有成功,但是这个愿望至今还在。 第三个原因就是所谓的义工精神,中国的文化,至少在我们这一代身上,有不足的地方,其中一个就是这种志愿精神,特别是像我这种理科出身的,我们所接受的人文教育几乎为零,我们基本上不懂得什么叫同情弱者,不懂得什么叫回馈社会,我希望能够用这样一件事,以自己的行动告诉我们下一代,在这种竞争激烈,唯利是图,适者生存的社会中,志愿者精神是高尚的。 今天,在看到我们中文学校日渐壮大的同时,我一方面很庆幸能够结识这样一批朋友,另一方面,这次聚会中看到当年那些活泼可爱的孩子如今都已经长大成人,很多都已经大学毕业,加入了主流社会,真是为他们高兴。他们这一代人将会更出色,不仅在自己的专业领域,而且在代表我们华人作为一个整体方面能够发出更大的声音。